欧美日韩国产无线码一区久久|国产精品国产三级国产专区|免费观看国产一区二区三区|久久久久精品久久九九

<i id="yvpjo"></i>
          <b id="yvpjo"><tbody id="yvpjo"></tbody></b><ruby id="yvpjo"><nav id="yvpjo"></nav></ruby>

          <b id="yvpjo"></b>
            1. <cite id="yvpjo"><form id="yvpjo"></form></cite>
            2. 省委 省政府 省人大 省政協
              歡迎您光臨安徽企業文化網!您是第 訪問本站!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首 頁 企業文化 企業之歌 高端聲音 科教園地 專家名人 地方特產 招商信息 人才交流 電子商務 需求供應 職工之家 行風熱線
              衣食住行 廉政文化 祖國各地 安徽名企 安全文化 會員風采 社會責任 法制園地 社區鄉鎮 文學藝術 理論園地 黨史縱覽
              政府文化 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》政府文化

              徐雅民:真 切 的 思 鄉 情

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2-02-08 12:42:46 點擊數:343次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——回憶我與蔣緯國先生的兩次會面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徐雅民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  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    一九九二年十一月,大陸的海協會與臺灣的;鶗涍^多次協商,達成雙方各自以口頭方式表述,大陸和臺灣同屬于一個中國,即“九二共識”。從此,兩岸關系邁開了重要的具有歷史意義的一步,為相互間的經貿交流和民間往來創造了良好
              氛圍。在這樣的背景下,我先后五次抵達臺灣進行學術訪問,因此,有機會兩次見到蔣緯國先生,從相互間的交談中,我親身感受到蔣緯國先生
              的思鄉情是真切的、感人的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一、父親的囑托與期待

              我第一次到臺灣,是一九九三年十月下旬。同行的還有北大法律系的魏振瀛教授和朱啟超教授,那時兩岸在相互交往過程中,特別計較規格和級別的對等原則。我當時是北大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研究所所長、教授,魏、朱二人分別是北大法律系系主任和系副主任,臺灣發函 邀請我們的是臺大三民主義研究所所長張志銘,他也是法學教授。這樣,在規格和級別方面,雙方是完全對等的。抵達臺灣后,我們受到了熱情的接待。蔣緯國先生知道我們到臺灣訪問的消息后,表示希望能與我們見面。于是,邀請方特意安排以蔣緯國先生的名義,為我們舉行了一次歡迎晚宴,由于我們是比較早的一批到臺灣訪問的大陸學者,臺灣的朋友們感到很新鮮,所以那天到場的人很多,除了學界,還有一些官員。他們大都是第一次見到從大陸來訪的客人。宴會一開始,蔣緯國先生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致辭。他說,今天見到從大陸來的客人特別高興,衷心歡迎北大的三位教授蒞臨臺灣訪問,你們可是貴客呀!我希望這只是一個好的開始,盼望日后能有更多的大陸朋友到臺灣來,也能有更多的臺灣人士到大陸去。很遺憾,現在兩岸還處于分裂狀態,對此,我憂心忡忡。前不久我生了一場大病,一天晚上,突然昏迷不醒,衛士也不在身邊,恍惚中看到父親(蔣介石)來到我的病榻前,緊緊地握著我的手,親切地對我說,兒子,你現在不能到我這里來,你還有重要的任務沒有完成,你要回去,一定要回去,一定要回去!父親說罷我蘇醒過來,四處尋覓,不見父親的身影。

              蔣緯國先生并沒有明說他父親所指的那項沒有完成的任務是什么,但在場的人都心知肚明,那就是要實現兩岸的統一。令人感慨的是,這個真實的故事發生在蔣緯國先生昏迷之中,可見,沉淀在他腦海深層的、念念不能釋懷的意識,是父親的囑托,是兩岸的統一;蛘,我們也可以做這種理解,在他的心目中,兩岸不統一,我蔣緯國不能死。

              這是我與蔣緯國先生第一次會面時留下的一樁難以忘卻的記憶。

              二、長江的水和母親墳上的土

                  還是在這次宴會上,蔣緯國先生講完他父親對他的囑托后,稍停片刻,接著以十分沉重地語調說,他從大陸來到臺灣的時候,帶來了兩個瓶子,一個瓶子裝的是長江的水,另一個瓶子裝的是他母親墳上的土。他說,這是我從大陸帶來的最值得珍惜的兩件寶物。對水和土,在場的人都能意識到,那是親情和鄉情的象征。大家同時也必然會想到,蔣緯國先生是在那種特殊的時期、特殊的環境和特殊的氛圍下,把這兩個瓶子帶到臺灣的。不言而喻,這親情、這鄉情在他心目中的分量。大家聽了蔣緯國先生的一席話,都在沉默著、思索著。對這位年過半百的老人,投向了理解和敬仰的目光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三、從西伯利亞遙望我的祖國

              我與蔣緯國先生的第二次會面,是一九九六年一月。當時,大陸組成了一個十教授訪臺團,我任團長,我們于二十六日會見了蔣緯國先生。他當時生病住在臺北榮總醫院。與蔣緯國先生這次見面的時候,他還記得我與他第一次見面時的情景。他握住我的手親切地說,我們是老朋友了,還好吧!我對他表示慰問。他與代表團的成員一一握手致意,然后說,每當我見到從大陸來的朋友,心里都特別高興,也有難以表達的激動心情。我想念大陸的親人,那里的大地山河,但我回不去啊,有一年我就跑到蘇聯的西伯利亞往東遙望,盡管隔著千山萬水,但畢竟那前方就是我的國家,我的出生地……接下來,蔣緯國先生哽咽地說,我在那里站了很久很久,很難過!淚水控制不住地流了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我們訪問團的同志,為之動容,感受到蔣緯國先生真切的思鄉情、愛國情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四、兩岸的問題實質上是日本問題

              在榮總醫院會面的時候,兩岸關系是一個重要的話題。蔣緯國先生十分嚴肅地說,很遺憾,兩岸至今還處在分裂狀態。他沉默了片刻,神態亢奮,鏗然發聲,說我也是一名抗戰老兵,我以為,兩岸的問題實質上是日本問題。甲午戰爭,清政府戰敗,簽定了“馬關條約”,把臺灣割讓給了日本,日本人在臺灣統治了整整五十年。從“九一八”到“七七事變”,再到“南京大屠殺”,日本人對我們中國犯下了滔天罪行,在臺灣又搞皇民化,縱容臺灣獨立。目前不能統一的根源在日本,日本亡我之心不死……

              這次與蔣緯國先生會面,原計劃的時間是四十分鐘,結果一個半小時才結束,我們離開的時候,蔣緯國先生在護士的攙扶下,蹣跚地走到會客廳門口,招手目送我們,直到我們在他的視野中消失。

                 與蔣緯國先生的兩次會面,已經過去二十多年了,但那段往事仍然記憶猶新,歷歷在目。
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
                           ( 作者系安徽省淮北市濉溪縣臨渙鎮人、我國著名經濟學家、北京大學教授)

              更多

              最新資訊:

              網站首頁| 企業文化高端聲音企業之歌新村建設管理員入口
              安徽省人民政府 | 安徽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| 安徽省社科院 | 安徽省國有資產管理委員會 | 安徽經濟信息網 | 中國企業文化網
              中國企業文化研究會 | 廣東企業文化網 | 福建企業文化網 | 中國百家企業網 | 浙江企業文化網 | 湖北企業文化網 | 中國電力文化網
              版權所有 (c) Copyright 2012-2013 www.itsnoonsomewhere.net All Rights Reserved
              安徽省企業文化官方網站
              主辦 :安徽省企業發展研究會
              投稿信箱:ahqywhw@163.com 電話:0551-62769709 15551188212 QQ& E-mail:873807137@qq.com
              聯系地址:合肥市屯溪路235號省軍區文化站 郵編230022 國家工信部備案號:皖ICP備2023011897號-1
              皖公網安備: 34010202601922號
              <i id="yvpjo"></i>
                    <b id="yvpjo"><tbody id="yvpjo"></tbody></b><ruby id="yvpjo"><nav id="yvpjo"></nav></ruby>

                    <b id="yvpjo"></b>
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ite id="yvpjo"><form id="yvpjo"></form></cite>